心中有了比在遊戲世界打怪、練等級,更實際的成就感,仁評幫自己的手工麵線事業找到舞台,用自己的方式,努力將傳統手工麵線分享出去
TVBS 一步一腳印 2014/03/03 許家手工麵線

【一步一腳印】真武功手工麵線

許家麵線 新北市石碇區烏塗村四分子3號

手工麵線的製做過程,原來是手腳並用的,一大盆麵糰得經過許仁評的腳下功夫。

 

手工麵線師傅許仁評:「我們這一派的做法是這樣子,那因為機器拌的不是那麼均勻,那用腳套著袋子上去踩,它會更結實,讓麵糰更結實。」

踩,是為了用全身的力道,把麵糰踩出空氣,更扎實,許仁評雙腳在大麵糰上邊繞圈子、邊踩踏,再壓上圓型的大木板,踱起麵糰的步子,比剛才還用力。

許仁評:「其實手工就是在這個一次一次的那個壓啦這些,讓它變Q的。」

這些步驟,看30多歲的許仁評做起來,很像是在大麵糰上練武功,或跳著某種流行舞蹈。許仁評:「有一點節奏,踩起來比較不會累。」

手工麵線是漸漸被機器製麵,取代市場的老行業,許仁評和他的幾個員工,卻都是20、30歲的年輕人,要把這門費力的功夫延續下去,這個想法也是這幾年才有的,許仁評10多歲就當了麵線小學徒,當時麵線只是一份餬口的工作,他還有另一個更大的興趣。

許仁評:「當時就譬如說我做麵線的時間大概9個小時左右,那可能5點左右起來做,那就做到下午4點左右,那做完休息,休息就是在電腦前面,那就可能每天就玩到11、12點,那其實因為玩電腦變成是當時的興趣,所以也不會覺得累,甚至像有時候夏天生意比較不好的時候,那我就把麵線給其他師傅做,那我自己就可能玩一整天,也都有。」

許仁評笑說,沉迷遊戲的那10年,除了在虛擬世界認識了太太,後來想想,好像也虛度了不少光陰。許仁評:「到後來是其實剛開始有點轉變,是因為我在有一年的過年前,那時候跌倒,腳受傷不能夠工作,那不能夠工作,反而玩遊戲的時間就可以更多啦,但是那時候自己會很惶恐,會害怕說我的腳不知道要多久可以復原,那復原之後,不知道還能不能像以前那樣子,因為我只會手工麵線,那我不知道還能不能做手工麵線,那如果說真的不行做的話,那我還可以怎麼樣。」

腳受傷後,那種不確定感,許仁評反而開始認真思索未來,不久後,他收到一場邀請。許仁評:「在隔年,剛好我們當時石碇鄉,每一年都有那個美人茶節,那剛好那一年我們鄉公所的課長,他就來拜訪我們,邀請我們到現場拉麵線,就類似像表演那樣子,那是我們第一次走出麵線工廠到外面。」

第一次把做麵線的功夫展示在大家面前,發現原來這能吸引目光,也是帶來生意的好機會。許仁評:「就當我參加美人茶節之後,那隔個幾個月,我收到公所那邊轉市府那邊的函,就是徵求那些商家去選那個十大伴手禮,那自己想說那手工麵線在台灣來講也是滿有特色的,那我的麵線也很好吃,所以說我就也去報名了,參加了那個類似像初選,反正那次初選就我們是連入圍都沒有啦。」

雖然第一次參加比賽失望而歸,但既然發現把麵線與家鄉做連結能開拓銷路,許仁評意識到,他不能只是繼續關在工廠裡做麵線了。許仁評:「那時候沒有入圍,那時候就是在思考,就說為什麼這麼好的麵線,他沒辦法獲得人家的肯定,那應該是我們有什麼要更加強、更改善的空間,那之後再隔個幾個月,就剛好也是鄉公所那時候有發函來,就是有那個特色產業班的課程,那我當時就是覺得鄉公所發來的函,我就想有機會我就要去上(課)。」

幾次課程過後,許仁評多了靈感,找到更能代表家鄉的商品。許仁評:「這以前是田,很久以前那個祖先就用成的田,所以就隨著這個田的形狀去種茶。」

家裡的茶園快接近採收季節,從前爸爸曾是製茶好手,但許仁評無心繼承。許仁評:「因為我是不想種茶,所以去學做手工麵線,因為那時候雖然學手工麵線也很辛苦,但是我覺得說,很像它不用在那邊曬太陽,也不用在那邊淋雨,那就覺得很像做手工麵來的輕鬆一點,那到後來是因為其實我是在思考,我們手工麵線如何跟石碇在地的連結,能夠更有在地的特色,那因為石碇這邊原本就是產茶,那所以我那時候就想說,如果我可以把茶麵線做得更好一點,來正式變成我們的一個產品,那這樣子可以讓我們這個手工麵線跟石碇有一個更深的關係,有一個特色這樣子。」

當年因為不想種茶,而學做手工麵線,現在想把麵線做出特色,還是從家裡這片茶園找到靈感,許仁評把茶粉加進麵糰,茶麵線就變成更能代表茶鄉的特商品,另一種加了健康概念的紅麴麵線,也是許仁評走出工廠學到的。

許仁評:「紅麴是因為在那個展售會,應該是2010年那時候在展售會,那我們要撤攤的時候我們就拿了幾份麵線那送給附近攤位,就是當作一個交朋友這樣子,那剛好那個時候就是我附近有一家樹林來的做紅麴的,他也送我紅麴粉跟紅麴醬,那在那個機緣之下,我就因為原本之前其實也有想過做紅麴,只是一直沒有很認真的去找原料,沒有很認真的去試,那剛好有這個機會,那我拿到之後沒有多久,我就下去嘗試。」

從前腦子裡的想法終於動了起來,許仁評勤於走出工廠,到處上課和參加展售會,學到處處留心皆學問。許仁評:「那在每一次的參加,其實都會有收入的,因為其實有時候出去,你可以看到別人怎麼樣去詮釋他們的商品,或者怎麼樣去包裝、怎麼樣去介紹商品,那每一家商家用的方式都不一樣,有時候覺得自己的生意不好的時候,就開始在想,那是因為包裝不好,還是說我給人家試吃的東西人家沒有興趣,因為有時候你很開心的準備一些麵線要讓人家吃,但是有些逛街的人,他們是走過去,但是他們不想吃的,所以那時候我後來就有在試吃上面花心思,我有做過煎麵線、麻油雞麵線或什麼樣,就準備一些去現場讓人家吃這樣子。」

這些都是走出工廠後,用心觀察學來的,當發現自己把心思放在工作上之後,許仁評有了個有趣的轉化。許仁評:「當時在玩遊戲的時候,那時候就是每天你可能上線,就是練等級、打怪物或者賺錢、解任務這樣子,就每天重複那些東西,那因為你在裡面,你要等級要比別人高,所以你就要花很多時間,你花了再多時間,你也會覺得說都值得的。」

現在的任務是走出虛擬、活在當下,在真實世界樂於工作。許仁評:「那就轉化過來的時候,當我想要認真經營手工麵線的時候,那對我來講,我去上課學習或者我花時間在電腦面前,我整理一些照片、整理一些簡單的文字、發表一些簡單的文章,那這個都是在累積我的人氣,讓這個手工麵線有更多人認識我們,那這個就很像是在以前玩遊戲練功打怪一樣,它都有相同的效果,因為其實你不一定說,你現在認真的去做,一定有立即的回饋,但是你慢慢去累積,我覺得只要是方向一致的,那它都是自然之中會有一種累積的效果。」

現在的一身武功,是許仁評和助手同時拉開麵線時,三、四下騰空跳起的蹲跳,就能把麵線往後拉到500公分的長度,宛如甩出細長的浪花,這也是機器製麵無法取代的口感,也因為這費力的甩麵、製麵過程,更需要年輕人,許仁評希望這具有家鄉特色的麵線,能為山城留下些外移的年輕人力。

許仁評:「那雖然這種手工麵線它很費工,那有比較高的收入的時候,那我覺得這樣子也才有辦法把年輕人留在家鄉工作,讓石碇也是有它可以生存的一個方式,讓手工麵線也可以更延續下去。」

從一開始走出工廠表演,發現手工麵線結合地方特色能增加銷路,到開始希望為家鄉盡一點心力,不久前,鄉裡的一所小學希望到許仁評的工廠體驗教學,靠義賣麵線,籌措畢業旅行的費用。

許仁評:「後來他們這個計劃就是當時有媒體報導,那在報導之後,那剛好也有一個別的公司別的企業來跟他們訂購了,另外訂購了一批麵,追加了一批麵線,就是拿來送給那些老人家那樣子,當作是送禮那樣,也等於說是幫我們獲得了更多的訂單,而且有更多的曝光的機會,我自己是覺得滿開心的啦,因為當時只是想說幫一下這些小朋友籌措他們畢業旅行的費用,那沒想到因為這樣子,會有別人來訂購麵線,甚至把它轉送給很多個老人家這樣子。」

心中有了比在遊戲世界打怪、練等級,更實際的成就感,許仁評幫自己的手工麵線找到舞台,這10多年,他為麵線下的功夫,不只是一招半式,而是練出了一套獨門的生產行銷麵線秘笈。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許家手工麵線的部落格

麵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